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傲慢與貪婪

玻利維亞.科帕卡巴納
201716

  從祕魯過境到玻利維亞,辦理通關手續要拿手機出來查資料時,才發現口袋空空如也,然而剛才還在車上還在用手機聽音樂,我意識到手機再次被偷走了;然而已經快要回台灣,我決定等到回國再買新的手機,而不是路上隨便買一支二手中古機,通常語言還只有簡體中文。

  平常我會使用手機主要是地圖、計算機和鬧鈴,地圖可以在旅館用手繪,在泰國手機被偷時有買過計算機,因此我只需要上街購買鬧鐘即可。

  大學時學了一年西文有些基礎,加上進入拉丁美洲幾乎沒有人講英文每天練習,這幾個月來用西文溝通已經沒有什麼障礙,原本以為買鬧鐘會很輕鬆,沒想到會講西文在這邊什麼屁用都沒有,好幾次詢問完人們只是隨手一指,當我想問得更仔細時他們便撇過頭不理我。

  「玻利維亞人很高傲,他們不會承認自己不知道所以會亂指路,你問路要多問幾個人才行」後來回到旅館跟一個匈牙利背包客聊天時他說。

  由橫豎各兩條街組成九個街區的市場,我晃來晃去,一會賣菜的婆婆要我往東走,等到我往東走後另一個賣肉的婆婆又要我往西走,整整兩個小時我竟然找不到賣鬧鐘的地方,我走來走去因為高山症喘得跟個老人一樣,我有些絕望的開始地毯式走進每間雜貨店詢問。

  「請問你們有沒有賣時鐘(Reloj)?」
  「沒有」雜貨店的年輕女生冷冷地說,就在我正要放棄離開時我突然在角落的雜貨堆裡看見一個鬧鐘。
  「那個不是時鐘嗎?」我指指角落裡面那個鬧鐘。
  「那個是鬧鐘(Alarm)不是時鐘」她的臉上露出一絲訝異,但馬上又轉變成面無表情,拒絕承認自己錯誤開始硬拗。

  「多少錢呢?」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爛的態度,這時候我超想甩那個女生兩巴掌,但由於實在需要鬧鐘所以還是壓住怒火問價錢。
  「50玻利維亞諾(約台幣250)。」
  「怎麼會這麼貴,可不可以便宜一點或有沒有比較便宜的鬧鐘?」我訝異地喊出聲來,然後轉變為哀兵政策開始乞求。
  「……」她不理我自顧看著電視。
  「拜託啦!」
  「你要買就拿錢出來,不買就滾出我的店」她白了我一眼說。


  隔天我搭船前往附近的太陽島,神話中這邊是印加文明的發源地,相傳太陽神印第(Inti)給了兒子一把權杖,只要找到可以將它插入泥土的地方,那便是建立帝國之處,他的兒子遷徙許久,終於來到庫斯科把權杖插入泥土中。


  今日的太陽島是科帕卡巴納最重要的觀光景點,多數背包客會從北健行到南,欣賞聖湖一天之中的光影變化,從陰天的鐵灰藍、到日正當中深邃的寶石藍、以及夕陽西下時染上橙色的紫藍;島上也有許多印加遺址讓人參觀,雖然規模不大,但非凡的意義讓身處其中感觸特別強烈。

  第一次遇到有人攔路收錢是剛離開北邊港口時,有些原住民建了木柵欄擋路,要繳交過路費才准通行,想說15玻利維亞諾(約台幣75)如果是門票還不算太貴,所以便乖乖付了;沒想到走沒多久又遇到另一組人馬攔路收錢,一樣是15玻利維亞諾,這時我已經開始有點不爽了。

  我氣呼呼地往前走,這時路邊突然有個小孩開始大哭。

  「你弄壞我的瓶子!」他指著地上一個翻倒破碎的玻璃瓶對著我尖叫。
  「啊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我看著腳邊的玻璃碎片,帶著驚慌與歉意看著那個小孩,然而我卻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踢到東西。
  「賠錢,賠我錢!」他繼續哭鬧著。

  「閉嘴!」旁邊一個同船的匈牙利人經過,他對著小孩大吼一聲,然後轉過頭來跟我說「這是這邊習慣的詐騙伎倆,他對每個路過的人都會這樣說,你不要理他就好了。」


  我和那個匈牙利人結伴往南走,突然另外一群小孩圍上來要我們幫他們拍照,我有點煩很想甩開他們,但突然產生一種廉價的同情,猜想這些小孩或許只是想看看自己在相片中的模樣,畢竟這麼貧窮的地方照相機肯定不常見,於是我舉起相機幫這些小孩拍了幾張照片。

  我把相機螢幕轉向那些小孩給他們看看自己的照片,他們笑著點點頭,我滿意地準備收起相機要離開,這時他們全都向我伸出手想要收錢,我的笑容凍結了兩秒便垮下來;這些小孩嘰嘰喳喳吵個不停,讓我完全受不了直接爆發出來,我仗著身形優勢撞開他們,直到終於把這些小孩甩開,我們才鬆了口氣,這時突然看見前方又出現一個路障。

  「這些人到底有完沒完啊!」我放聲叫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