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

從地底到天空

玻利維亞.烏尤尼
2017年1月20日

  沿途遇見這麼多背包客,幾乎沒有聽有人說玻利維亞人的好話,對他們的評價不外是傲慢、貪婪、粗魯、討厭外國人,在祕魯認識的好友胡安在玻利維亞旅行時便曾經被當地小孩丟石頭追著大罵「Greengos(印第安人對白人的蔑稱)滾出玻利維亞!」

  我在從拉巴斯前往波多西的巴士上和一個中國背包客聊天,他說只要翻翻玻利維亞的歷史就知道為什麼他們這麼討厭外國人了。

  西班牙人殖民時期,在波多西挖出了人類歷史最驚人的銀礦,接著數百年間,八百萬的奴工死在波多西的礦坑裡,這邊挖出的白銀足以蓋一座銀橋連接波多西和馬德里,大量的財富從此移轉到西班牙人手中;本來應該是無比富裕的玻利維亞,如今成為南美洲的乞丐,儘管玻利維亞坐擁豐富礦產,時至今日人民卻對外國公司開採極力反對。

  儘管獨立以後,周圍的國家對玻利維亞的侵略亦從未中斷,巴西、巴拉圭和智利都曾經對玻利維亞發動戰爭侵略,玻利維亞獨立時的領土欲超過半數都喪失在鄰國瓜分之下。


  我在波多西待了兩天,殖民時期的鑄幣廠、西班牙貴族家庭會送女兒進來的修道院,大街上各個角落都能感受過去的繁華,然而銀礦枯竭後這裡風華不再,像是失去青春的少女,只能從斑駁的牆壁背後窺探過去的美麗。

  時至今日波多西依然有許多礦工在開採錫礦,一個常見的活動便是進入礦坑,只要準備禮物分送給沿途遇到的礦工,他們並不反對外人進入;所謂的禮物包括濃度96%的酒精、沒有濾嘴的粗劣香菸和大包的古柯葉,他們在地底下便是靠著這些生理慰藉度過不見天日的痛苦時間。

  進入礦坑並不是愉快的體驗,除這邊的空氣悶熱並且充滿粉塵,這某程度大幅縮短礦工們的壽命,聽說他們從進入礦坑開始,平均不會活超過十年。




  波多西距離以天空之鏡聞名的小鎮烏尤尼並不遠,這天我計畫白天搭巴士過去,下午便剛好和之前認識的日本朋友租車去看鹽沼的日落;由於我的手機被偷,現在只能使用紙本地圖,從旅館老闆在我的地圖上標記看來,車站距離並不遠,因此我吃完早餐才悠閒的往巴士站散步出發。

  我到了地圖上標記的位置卻發現周圍一片荒涼,這時我突然想起之前在科帕卡巴納學到的事,玻利維亞人不知道路絕對不會承認,他們只會隨便亂指而已;我慌忙向周圍路人詢問,他告訴我附近可以搭公車去巴士站,但我突然想起這座城市有兩座巴士站這件事,便詢問應該要到哪坐巴士站搭車。

  「到新巴士站」他想都不想便回答我。

  看見他自信滿滿地回答,我不疑有他便跳上公車,這是我今天犯下的第二個錯誤,等我到了新巴士站後卻到處都找不到前往烏尤尼的車,詢問之下人們才告訴我應該去舊巴士站搭車;我滿臉大便的再次跳上公車,告訴司機記得提醒我到舊巴士站要下車,接著便坐下休息。

  我忘記玻利維亞人有多麼冷漠,這是我今天犯下的第三個錯誤,坐了一個多小時車還未抵達舊巴士站,好奇的詢問身邊乘客,他只是擺擺手說半個小時前就過站了,要我搭反方向巴士回去。

  「明明已經過站你為什麼不停醒我」發生這麼多大便事讓我完全爆發,我對著司機大聲質問。
  「我忘記了」他聳聳肩說。

  看到他擺爛的態度知道自己在爭論也沒用,我只好扛著行李跳下車想跑到對街去搭反向巴士,今天原本可以悠哉慢慢前往烏尤尼和朋友會合的,被這些事情一搞,我好怕自己會遲到錯過和朋友約定的時間。

  「喂!你還沒付錢啊!」司機對著我大叫,我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折騰了半天終於抵達烏尤尼,沿途都在擔心自己會遲到,除了不想讓朋友空等以外,最重要的是怕趕不上出團時間,我手中玻幣現金已經不多,沒有本錢多待一天等日落了;幸好沿途路況不錯,只比售票員告訴我的抵達時間晚半個小時,這可是我在玻利維亞搭巴士首次誤點少於兩個小時。

  我急忙放好行李見到朋友便出發去旅行社報到,一切都比我預期順利,很快車子便行駛在鹽沼上面;烏尤尼本來沉在海底,因為地殼抬升海水蒸發導致這邊遍布一望無際的鹽原,每到雨季積水時,這邊便成為一面可以反射天空的大鏡子,被日本人譽為「天空之鏡」。



  看完天空之鏡無比壯闊的日落,天空慢慢暗了下來,我和朋友坐在車頂上面,由於晴朗無雲又沒有光害,整條星河逐漸顯現在天空中;我們著迷的看著美麗的天空,這時我突然注意到,鹽沼把天上的星星也反射出來,從天空到水面,此時我們就像浮在銀河中一樣。

  那絢爛又不真實的畫面讓我張大嘴巴,我想起今天的遭遇,突然理解為什麼背包客們對玻利維亞這個國家儘管有諸多抱怨,依然前仆後繼的來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