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7年1月27日 星期五

邊境封鎖


玻利維亞.烏尤尼
2017124

  從玻利維亞的烏尤尼到智利的阿塔卡馬是一條熱門旅行路線,許多背包客選擇搭乘旅行社吉普車,拜訪南部高原湖泊和火山,通過關口抵達智利北部觀光重鎮阿塔卡馬;這條路線美得令人吃驚,幾個高原湖泊在水面平靜時如同一面大鏡子,照映著巨大的雪山和停泊其中的紅鶴。



  最令人驚豔的是科羅拉多湖,西班牙語意思是顏色豐富的,水藻染紅了部分湖水、白色的礦物質堆積岸邊、周圍許多黃綠交雜的旱地植物,搭配天空的藍色、土壤的褐色與紅鶴的粉紅,站在湖邊看見的畫面色彩豐富令人吃驚。


  高原團最後一天晚上,我和幾個同團的亞洲背包客坐在旅館交誼廳聊天,明天的行程是去看高原間歇泉和以碧綠湖水聞名的韋德湖,接著吉普車會把我們送到邊境,和旅行社合作的智利巴士接著會把我們送到阿塔卡馬;就在大家興奮的討論自己在智利的行程時,司機突然走過來宣佈壞消息。

  「明天阿塔卡馬的邊境封鎖,我們必須要從北部的卡拉馬過境,所以明天所有行程都取消。」

  這個消息讓大家都傻了眼,因為今天是晚上才進入國家公園,我們等於付了150玻利維亞諾(約台幣750)的門票,卻什麼都沒看就要直接離開。

  「有沒可能先看完間歇泉和韋德湖再從北部過境呢?」我著急地詢問,除了很想看看國家公園以外,白白浪費這麼多門票錢讓我覺得之前在玻利維亞省錢的舉動好不划算。
  「間歇泉和韋德湖在卡拉馬邊境反方向,如果先去看國家公園我們會趕不上巴士」司機搖搖頭說。

  大部分的團員都默默吞下這個結果,只有我還不死心,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要過境智利,有些人會選擇回到烏尤尼,我猜這些人沒有趕過境巴士的時間壓力,可以先去參觀國家公園;由於我的行程並不趕,如果跟著這些人回烏尤尼,隔天再買巴士票自己前往卡拉馬,雖然會多花一些錢但至少不會錯過國家公園,我想終究是值得的。

  「你如果真的想要,我是可以幫你安排跟其他團併車啦!」導遊歪著頭想了想以後對我說。


  隔天早上送朋友上吉普車以後,我便獨自留在旅館等待另一輛車來接我;新的團員是幾個英國背包客,我們先去參觀了地熱谷,雖然想著隔天要多花車票錢去智利有點心痛,但看見地熱的白煙印照著日出的那瞬間,便覺得一切都很值得,我把手輕輕撫在地面上,感受著從地心傳來的微微熱度。



  「你有想要過境去阿塔卡馬嗎?或是想跟我們回烏尤尼?都已經到這邊了,如果你想去智利我可以順路送你一程」我們在參觀韋德湖時,司機突然跑來跟我說。
  「什麼意思?邊境不是封鎖嗎?」我滿臉疑惑的詢問。
  「沒有封鎖啊」看著司機堅定的回答,我想起這些日子在玻利維亞遭遇的一切坑騙,突然理解了發生什麼事,原來的旅行社無論是車輛調度出問題還是有其他原因,總之無法帶我們往南,便想出了邊境封鎖這個藉口,現在我搭乘其他旅行社的車沒有這個問題,因此司機便問我有沒想要過境。
  「我想去阿塔卡馬」簡直求之不得。


  順利通過邊境完全沒有任何阻礙,中午不到我便已經漫步在阿塔卡馬小鎮裡面,早上還在大雪紛飛五千公尺的高原上,現在已經在乾燥的熱帶沙漠中;雖然智利是先進國家物價很高,但我也懶得比價趕緊找了一間青年旅館便辦理入住,身上還穿著毛衣毛襪我要趕快找個地方換裝。

  午後在涼爽的冷氣房小憩後,我在主廣場漫步著,這時突然見到同團的香港女生李政婷拖著行李箱滿頭大汗得走在主街上。

  「你不是回烏尤尼了嗎?怎麼比我還要早抵達這邊?」李政婷滿臉訝異得看著我,我有些尷尬得把早上得遭遇跟她說了一遍。
  「哇這間沒有節操的旅行社,你知道嗎吉普車把我們丟在卡拉馬邊境,智利那邊卻沒有派車來接我們,我們身上也沒錢只能在沙漠中急得不知所措,直到有路過的智利巴士擔心我們出事,才讓我們賒帳載我們一程。」

  「玻利維亞人就渾蛋啊」此時我無論說什麼感覺都像幸災樂禍,畢竟我是全團唯一看完所有行程,卻沒有被丟包在沙漠裡多花車錢的人,我只能重複前幾天聊天時跟大家抱怨過的話,我臉上露出抱歉的神色。

  「算了至少活著抵達智利,這邊應該有秩序許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