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最棒的禮物

 智利.百內國家公園
2017212

  離開奇洛埃島前我在用網路時,突然接到一個中國朋友傳來的訊息,說智利政府去年制定了新政策,若想在百內國家公園露營必須提前預訂,而到三月底之前所有的營地都被預約滿了,這個消息讓我瞬間傻眼在旅館裡。

  南美洲的巴塔哥尼亞高原是愛好者的一片淨土,我環球旅行計畫的最後高潮;他被切成兩半歸給智利和阿根廷,由於阿根廷簽證漲價,因此我決定只去智利部分,最受歡迎的做法便是在百內國家公園徒步健行數天,然而新政策把我的計劃打亂,我必須找到替代方案。

  經過整個下午的搜尋資料,發現我最感興趣的百內塔與格雷冰河剛好位於兩個入口處附近,雖然必須刪除更深入山裡的景點,但若直接搭車到入口單日徒步進出似乎來得及,這樣便無需在國家公園內露營。

  這個計劃對於百內塔完全沒問題,不過格雷冰河的登山口必須搭船前往,第一班和最末班船之間只有七個小時,比官方預計往返瞭望點的八個小時還短;然而格雷冰河是我整趟旅行最期待的景點之一,儘管困難我依然想試試,加上也別無選擇,畢竟飛往南部的機票已經訂好,不這樣做困在那邊整整八天也沒其他事情做。

  反正也沒有其他退路,如果真的來不及頂多我就在待在營地裡熬夜一晚,這麼多登山客也不會見死不救,放手一搏吧。


  巴塔哥尼亞以天氣詭譎多變聞名,氣象預報毫無意義,為了能看見美麗晴空下的冰河,我在納塔雷斯港待了兩天,每天都早起看看天空,但多半看過就直接決定回房間睡覺,終於在第三天,也就是我生日這天,起床看見萬里無雲的晴空,我立刻衝去車站買了首班車的巴士票。

  靠近貝侯埃湖(Lago Pehoe)時,碼頭邊已經排滿了背包客,看著湖水如同藍綠色粉蠟筆畫出的顏色,我忍不住停下來拍了兩張照片,這個動作是我今日悲劇的開端。


  大家下車後邊爭先恐後往碼頭跑去,我想說距離開船還有一段時間,完全不懂人們為何這麼著急,我邊拍照邊散步到達碼頭時剛好開始登船,滿心歡喜期待著今天的旅行,沒想到登船到一半時,工作人員突然用鐵鍊把隊伍擋住,船班客滿。

  我整個傻眼在現場,由於每天船班數量固定,我只想著要如何才能在時間內趕到碼頭,完全沒想過會有客滿問題,我眼睜睜看著船隻慢慢消失在視線範圍,雖然公園管理員不久後便宣布晚點會再加開一班船,但等待船隻回來也是一個小時候的事情,本來健行時間便已經不夠,加上這場折磨我不知道今天有沒機會看見冰河,這時我無限懊悔為什麼下船時要手賤拍那幾張照片。


  一個半小時後,渡輪終於姍姍來遲,我用完全死掉的眼神看著身旁的韓國背包客,他苦笑著聳聳肩說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智利時間。

  渡輪穿越美麗的貝侯埃湖,遠方嶙峋的大山上面積滿厚沉的白雪,我卻完全無心欣賞周圍的風景,冰河步道往返總計23公里,在平原走五個小時是剛剛好,但現在我必須翻越好幾座山丘,我臉色鐵青地看著地圖,儘管自己的腳程算快,對能夠看見冰河我依然沒有信心。

  健行前段是在一片廣闊的金黃草原中,我跨著大步向前走去,巴塔哥尼亞強勁的西風吹地我有些難以站立,我注意到有雨水隨風打在我的臉上,抬起頭才注意到遠方有片巨大烏雲正往我的方向吹過來,很快便蓋過太陽,我臉色鐵青地埋怨老天,想要看見冰河這麼卑微的願望為什麼要設下這麼多關卡給我。

  「不行,我一定做得到!」我對著天空示威一般地大喊,彷彿大自然有他的意志那般,我抓起背包開始向前慢跑,眾多的阻礙反而變成我非要做到不可的理由,我產生一個幼稚的念頭,只要我真正想做到地,無論多麼渺小的事情我都要完成,一點折扣都不能有。

  我毫不停歇的往前奔跑,不停上山與下山,在強風與暴雨下趕路似乎是個愚蠢不已的行為,我使勁全力奔跑,完全沒有時間欣賞周圍風景,幸虧天氣陰雨交雜也沒什麼好看,沿途遇見的登山客都用訝異的眼神看著我,路像是永遠不會結束那樣,翻閱一座山丘又看見另外一座。

  把時間切一半的話我必須要在四點回程,儘管已經做好最壞搭不上船就住在這邊,但越靠近冰河周圍冷風越強,天空還飄著陣雨,我不知道身上裝備能否支撐我渡過這個夜晚,我希望還是能夠搭上回程渡輪。

  三點五十分,就在我幾近絕望那刻,巨大的冰河隱約出現在叢林後方,我急忙向路人詢問距離瞭望點還有多遠,對方聳聳肩說「十分鐘吧!」,這個消息讓我振奮不已,我用百米的速度向前衝刺,穿越格雷營地,果真在四點整抵達瞭望點,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注意到周圍的雨已經停歇。



  儘管回程時間已經不多,我依然用虔敬的心慢慢往前走去,碎落的冰山漂浮在格雷湖中,雪白的表面隱隱透著淡淡螢光的冰河藍,巨大的冰川覆滿整座大山,嶙峋的表面無比美麗,儘管今天經歷了這麼多折磨,終於我還是看見這麼美麗壯闊的景色。

  我回想著這一年多的旅行,儘管經歷這麼多挫折與困難,我終究走到了這邊,在這麼多的客觀限制下,看見每個想要沉醉的風景;我靜靜坐在礫石山坡上,儘管每多待一分鐘就多一分搭不上渡船的風險,我依然望著眼前的風景毫不動作,彷彿整個時間都停滯在這瞬間。

  腦海中突然閃過好多個畫面,喜馬拉雅的巨大雪山、賽倫蓋提草原奔跑的斑馬與牛羚、亞馬遜雨林飛過天空的上萬隻鸚鵡,我靜靜看著眼前湛藍的巨大冰河,心中充斥著強烈不已的感動,活著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有機會感受自然和歷史文化帶給我的各種悸動,想著我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這場旅行的意義從來不只是旅行本身,旅行的這段時間,家人與女友就這樣在遠方默默等待,無論擔憂還是寂寞,他們情緒所受的折磨肯定遠遠超過我身體所受的勞累,但他們卻從未叫我早些回家,只是默默為我守著這些情緒,希望我去追逐自己的夢想,能夠擁有這樣徹底而毫無質疑的愛,我真是一個無比幸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