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那樣的節奏

日本.東京
2017224

  離開百內國家公園以後我又回到聖地牙哥,離別前和朋友們開車到海邊的渡假別墅玩了幾天,雖然大家都說著未來他們回台灣或我再來南美洲都還能見面,但其實相聚的時間或金錢成本都非常高,就像畢業那樣,很多人從此再也沒有機會見面,越長大理解這個道理,便越是珍惜和朋友相處的每一刻。

  要從南美洲回台灣最便宜的方法會經過日本,剛好有大學同學在東京職業做律師,便打算出關玩兩天;抵達成田機場發現到處都是台灣遊客,和過去旅行經驗不同,自己臉龐完全不會引起旁人側目,像是變成了隱形人,這竟然讓我產生一絲沮喪。

  我去機場服務櫃台詢問要怎麼搭車到朋友家,對方交給我一張紙,上面詳細寫明要搭什麼車以及哪裡轉乘,為了用最便宜的方式抵達,我總共必須轉換四次交通工具,只是最下面寫著預估時間1小時34分鐘;我看了一下手錶按照指示出發,抵達目的地沒想到時間竟然分秒不差,突然回憶起在南美洲超市結帳排隊,儘管離峰時刻少於十人,等待時間也從未低於半個小時,兩個地方文化與生活實在是天差地別。

  整個東京都會圈有著三千五百萬人口,山手線火車環繞整座城市,多數人是搭乘火車前往各區域,再轉乘捷運到達目的地,我抵達東京時剛好是下班時間,山手線上塞著滿滿的人,幾乎連呼吸的空氣都沒有,但神奇的是,整班列車悄然無聲,只聽見火車行走在軌道所發出的聲響。

  我在上野站轉乘捷運,人潮川流不息,每個人下車後便毫不停歇朝著自己的方向前進,我抬起頭來尋找指標,雖然雙腳依然在前進,但僅是稍微改變速度,馬上便被後面的人撞到;我被這樣的繁忙嚇到,急忙退出人流跑到角落,找到方向後想穿越人流,乾等了將近十分鐘,卻完全找不到插入的隙縫,人潮隨著火車一班又一班運進來,我無法打斷這樣的節奏。

  見到朋友後他帶我去吃飯,是一間比較老派的餐廳,我們跪坐在和式坐墊上,服務生走過來馬上便屈膝跪在地上,我瞬間傻掉,幾乎要站起來搖手叫她不要這樣,才想起自己正在日本,周圍的服務生也是這樣跪著服務的,想起在南美洲你請服務生過來點餐,對方還會給你白眼叫你不要催促他,一種奇異的文化衝擊充滿全身。

  吃了天婦羅丼飯、喝了兩杯燒酒,深深感覺果然亞洲食物才適合亞洲人的胃,香噴噴熱騰騰的米飯光是咀嚼就充滿味道;我們帶著一點微醺走在澀谷街頭,來到那個世界著名的十字路口,這時突然轉變成綠燈,人們從四面八方湧上馬路,我站在馬路中央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每個人都用著風一樣的節奏前往不同目的地,好快、好快。